郭耕:生肖鼠话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1-01-14 09:20

  

2020年,是中国农历的庚子年即鼠年。

u=3661923207,3958006379&fm=26&gp=0

鼠为十二生肖之首,与十二地支相配,故称子鼠。老鼠繁殖力强,中国古人祈求生命繁衍、子孙兴旺,于是,便产生敬奉子鼠的多子多福的生育观。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有曰:“人谓之鼠其寿最长故俗称老鼠,其性疑而不果……”况且,老鼠一降生就长着胡须,生就带着“老”相。

更无可否认的是,老鼠在地球上已进化了几千万年了,的确比仅有区区几百万年历史的人类要古老得多。哺乳动物中,老鼠的家族最为兴旺,南美的水豚可谓最大的耗子,体大如猪,老鼠的种类繁多,啮齿目下多达2300种,而且个个身手不凡,生命力又是如此顽强,毋庸质疑,老鼠,从前就比人古老;未来,还将传宗接代,老而弥坚。

u=2985087098,3504654863&fm=26&gp=0

老鼠乃是不离人类左右的伴生动物,所以,难免有学者为之撰写文章、提诗做赋。著名的包括春秋《诗经》中的《魏风硕鼠》;唐代柳宗元的《三戒、永某氏之鼠》;宋代苏东坡的《黠鼠赋》……而我最欣赏则为明代龚诩写的这首《饥鼠行》,说是半夜老鼠出动,扰得笔者难成入梦。饱食终日的宠物猫却在酣睡,于是,孩童采取了一个憨态可掬的行动,企图吓唬老鼠:“布被蒙头学猫叫”,估计也是徒劳。而蜚声世界的米老鼠的形象,使人们一改过去对老鼠的憎恶为主的印象。

可惜,好梦不长,就来事了。

 

鼠疫恶梦

似乎要为即将来临的鼠年做铺垫,2019年底,北京内蒙一带发现鼠疫携带者,引起人们对公共卫生防疫问题的严重关注,起因就是乱食野生啮齿动物旱獭所致,所以我们还须管住嘴,克制物欲,莫要轻启潘多拉魔盒,毕竟,人类因为老鼠是吃过大亏的,殷鉴不远啊!

2019年,奉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派遣,我有幸到捷克进行科普考察,不料,竟遇见一座与鼠疫有关的纪念碑。那天,刚走访在捷克的中国孔子学院出来,沿着布满石条的道路,进入捷克古老街区,远见一座雕塑群簇拥的纪念柱,高大雄伟,原来是战胜黑死病纪念柱……

事实上,布拉格是少数幸运的城市之一。十四世纪四五十年代,对于欧洲来说,是一个极为悲惨的时期。从1347至1353年,席卷整个欧洲的被称之为“黑死病Black Death ”的鼠疫大瘟疫,夺走了2500万欧洲人的性命,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1/3!而发生在20世纪,堪称人类史上最为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,欧洲因战争而死去的总人数为其人口的5%。足以看出这场瘟疫给欧洲人民带来的灾难。这场瘟疫在很多文献中被记作“黑死病”。

这场大瘟疫起源于中亚,1347年蒙古军攻打黑海港口城市卡法(现乌克兰城市费奥多西亚),将瘟疫传入,之后由亚欧商人传到欧洲 。首先从意大利蔓延到西欧,而后北欧、波罗的海地区再到俄罗斯…… 以国家而论,在这次大瘟疫中,意大利和法国受灾最为严重;而少数国家如波兰、比利时,整体上讲侥幸地成了漏网之鱼。在城市中,受灾最为惨重的城市是薄伽丘的故乡佛罗伦萨:80%的人得黑死病死掉。在亲历者薄伽丘所写的《十日谈》中,佛罗伦萨突然一下子就成了人间地狱:行人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倒地而亡;待在家里的人孤独地死去,在尸臭被人闻到前,无人知晓;每天、每小时大批尸体被运到城外;奶牛在城里的大街上乱逛,却见不到人的踪影……与佛罗伦萨相比,在它北面的另一大城市米兰却分外幸运:在黑死病黑云压城般的包抄中,竟然奇迹般地安然无恙。但大部分城市都无法幸免于难。

timg

描绘中世纪欧洲黑死病肆虐的绘画作品(资料图)

14世纪的欧洲人对鼠疫这种烈性传染病,简直毫无招架之力的。欧洲元气大伤,因大瘟疫而引起了社会、经济和政治的大变动。在惨状前,薄伽邱惊呼:“天主对人类残酷到了极点!”但对欧洲文明发展方向产生了重大影响,西方学者认为它已成为“中世纪中期与晚期的分水岭”、“标志了中世纪的结束。”黑死病对中世纪欧洲社会的经济、政治、文化、宗教、科技等方面造成了剧烈的冲击,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有许多学者把黑死病看作欧洲社会转型和发展的一个契机。经历了黑死病后,欧洲文明走上了另外一条不同的发展道路,更加光明的道路,原来看起来非常艰难的社会转型因为黑死病而突然变得顺畅了。因而它不仅推进了科学技术的发展,也促使天主教会的专制地位被打破,为文艺复兴、宗教改革乃至启蒙运动产生重要影响,从而改变了欧洲文明发展的方向,这场大瘟疫医学原因即引起鼠疫的鼠疫杆菌直到1894年方被发现,而感染鼠疫的啮齿动物(如鼠类)由蚤叮咬传染给人,这个经由鼠类、蚤类传染的途径也迟至1898年才大白于天下。

有史以来,就总体格局来说,人与老鼠一直势均力敌,至少并未战胜这个身体渺小却愈挫愈奋的对手。在人与动物的博弈史中,老鼠堪称是曾经致人死亡率最高的动物。

 

我们对老鼠应持的态度

其实,人类对老鼠最应采取的的态度,或说给老鼠最理智、最恰当、最科学的待遇就是保持其天敌的存在,保持老鼠天敌乃是对其生态权利的尊重,而这恰恰是现代人所作所为的薄弱之处。北京天坛原本有一种叫长耳鸮的猫头鹰,由于过度投药灭鼠,鼠见不到了,长耳鸮也见不到了,一条古老的生态食物链从此在局部地区断裂了,令人遗憾。

timgO6Z14QMU

人类作为一种动物,对我们的其他动物伙伴的心理始终是爱恨交加,对老鼠也是这样,既敬又畏,即恨又怕,还无可奈何,本指望置之死地而后快,却越灭越多。事实证明,人鼠之间的僵持是没完没了的,你就甭想完全得胜,只能承认,人类鼠类,旗鼓相当,如影随形,协同进化。对待老鼠,我们只有尊敬自然,只要有老鼠的天敌:黄鼠狼、猫头鹰、果子狸、蛇、鹰、狐狸、野猫等存在,老鼠就不得不苟且偷生,低调行事,否则,它们就要对你施以颜色,给你闹个地覆天翻。

作为鼠的天敌之一,猫在我国是外来者,是舶来品,但家猫在中国的历史也已经有几千年了,公认的中国家猫的家化时间是始于周代,尽管河姆渡的新石器遗址中,发现有类似家猫的骨头。就是说,六千年前,中国人已经开始驯化猫了。

人们养猫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捕鼠。《礼记》中有“迎猫,为其食田鼠也”。当人类发明了储藏食物方法、特别是进入农业社会有了谷仓后,老鼠便成了挥之不去的心腹之患。鼠的天敌虽然很多,猫头鹰、蛇、鼬、獴、猫……只有猫既捕捉老鼠,又可爱乖巧,于是,早期人类便将野猫的幼子从野外带回驻地,作为玩物饲养起来,长大后,桀骜不驯的放掉或宰杀了,温顺驯服的留下来,这样,逐渐培养出人类今天看来极其奢侈的宠物——家猫。猫因人的扩散而扩散,现在遍及世界各地,原本无猫的地方,现在有猫了,但对当地的动物来说,则是天降横祸。盲目引种,是导致物种灭绝的四大因素之一,猫的光临,给那些新世界的老物种带来的是灭顶之灾,如澳洲每年死于猫爪的鸟达百万之多。所以,动物一旦被人驯养,就须成为一种责任,包括对其繁殖和扩散行为的控制。对任何生命形式,不仅要顾及它的生物本能,更要考虑其生态制约因素,否则,就会导致过犹不及的后果。

最后,我们说,任何物种都有其存在价值,包括老鼠,那老鼠到底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存在价值呢?当然是不可否定了!因为许多物种都是以鼠为食的,所以老鼠就进化出繁殖力超强的本领和对策,甚至很多动物都依赖老鼠生存,蛇、枭、黄鼬……如果世界没有了老鼠,它们一个个地非饿死不可。可见,若论对地球的贡献,老鼠也是榜上有名的。

 

作者简介

郭耕

北京麋鹿生态中心暨北京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心研究员,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科协副主席。曾获全国科普先进工作者、新长征突击手、北京市劳模。出版《鸟兽物语》《知耕鸟》等著述20余部并多次获奖,被中国科普作协评为“有突出贡献科普作家”,2018年获北京市政府颁发“首都环保先进个人”称号。2019年获“北京榜样”提名人物。


Powered by 钦州市鸟书生物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